音响专业术语和你理解的是一回事吗

音响专业术语和你理解的是一回事吗

2022-08-07 08:40:00

音响爱好者经常谈论一些专业术语,总是认为双方都在谈论同样的事情,事实上,同一个术语往往有很大的定义差异。

空间感

一开始,只要扬声器有一点距离,就很容易发现左右扬声器的信号不同(也许这太容易了);移动扬声器或找到一个好位置后,似乎可以听到扬声器之间的声音,声音从左扬声器连接到右扬声器,作者称这种性能为「一维」的空间感。

如果把喇叭分得更开,好吗?也许不错,这个,这个,「一维」空间感至少可以变宽,但也可能拉得太开,中间连不连接,有一个大洞,有点遗憾:作者的经验是,除了房间的限制,还有一个距离「」距离可以让听众感受到的宽度;把左右喇叭分开,中间会有洞,放近宽度缩小;如果达到这个水平,我们可以讨论「二维」的了。

坐在听点上看左右喇叭是否对称?左右墙的反射是否相似?两个喇叭的角度是什么?如果你仔细调整,可能会有一些「深度」感觉出现了。

现在听的不是长龙阵,应该能听到一个延伸到喇叭后面的延伸「场」,这时可以叫「二维」了。

「三维」?因为我们追求的不仅仅是音场的厚度,而是整个音乐厅的空间感;这种空间感不仅要找到音场的坡度(管弦乐队通常排列在音乐厅的阶梯舞台上,的打击乐器高于木管,而且营地高于弦乐队……),还要找到每一件乐器的高度(我不相信大提琴只有一个声音,甚至小提琴也是整个钢琴的共鸣!),然后去整个音乐厅的侧墙、屋顶等,这被称为空间感。

前面提到的空间感似乎是声场外围,层次感可以研究音场中各乐器的关系。

首先要有足够的场深,这和上面提到的一样,「二维」意义有些不同;「二维」音场是指在听的地方能听到远乐器的位置,如果拿管弦乐团来说,应该是指打击乐器的位置;「场深」但要仔细听乐团的排,找出乐团的排和一排「距离」,就是场深。

这可能还不够清楚。有些系统听起来一排很深,但排也遥不可及。虽然这个音场很深,但是很浅(有人称之为纵深),因为乐团的排和一排感觉很近。有些系统听起来不是很深,但是乐团的排非常突出,甚至是扬声器的面板。这样的场深可以算是非常成功;如果你能把一排拉远,那就像关柳先生说的「参考级」了。

场深后,进一步要求音场(乐团)中乐器之间的相关距离正确:例如,找到木管和中提琴之间的相关距离如何?打击乐器是否向前延伸到小提琴的一线?木管组中的几种乐器是排成一列还是前后?

在我的想法中,层次感应该来自于平坦的频率响应(应该从带宽的箭头指向层次感)。请观察(似乎是听)远声和近声的区别;塞住一只耳朵,用一只耳朵保证你听到的是什么「mono」,然后判断音源的距离;还是挺容易的!即使远处的人大喊大叫,近处的人小声说话(只要还能听到),也能判断距离,说明这与声音的整体大小无关,但距离远的声音被空气衰减了一定的频率(通常频率越高,衰减越多),而距离近的声音衰减更少,这样我们的耳朵就可以用泛音结构和音色来判断发声体的距离。(编辑:判断距离的距离也应与声音到达耳膜的时间差有关)

假设录音没问题,那么各种乐器的音色和空间引起的音色变化应该记录在唱片上。如果我们的系统有一个平坦的频率响应,我们应该能够复制这些音色变化,从而享受层次感。

有些人同意减少音响系统中的高频率;的确,这可能更愉快,但也可能使乐团的排听起来像一排,失去了深度。

如果有一两个频率有条值呢?也许音场里的乐器排列会有一种混乱的感觉,所以你不能享受层次感。

定位感

有了层次感之后,定位感应该是一个小小的成就,但是层次感似乎更容易在大音乐中找到,而定位感则需要一些小的编辑来听;当然,反过来也可以。我只是说这样容易。

弦乐四重奏是一种很好的材料。现在我们不仅要听声音,还要在音场上找那些声音「出处」。怎么样?四把琴都出现了吗?它们之间的距离如何?每把琴的大小是什么?

听定位就像用耳朵「看」整个音场屏幕是一样的,如果录音录得好,应该是每个音符都能在音场中找到位置。

定位感还有一个严格的要求,那就是比例;也许刚开始找定位感的时候,几架钢琴烧成一块,只能稍微区分左边的小提琴,右边的低音大提琴;经过一段时间的仔细调整,我发现它们越来越苗条,只剩下弦了!太可怜了,这似乎不是很健康;经过一段时间的仔细调整,我们发现原来钢琴身体的共鸣也可以定位,这样钢琴的身体就会出来,恢复正常的姿势。只如果你想让几架钢琴的身体肥瘦比例正确,你需要更加努力!

声音也是调整定位的好材料;你可以很容易地听到音响系统的左右平衡。如果左右不平衡(不仅音量不平衡,音域不平衡),歌手可能会站歪,或者脸肿,也许会让人觉得不面对听众唱歌,好像不能吐出来或弯曲;然后你可以反思左右声道的问题。

说实话,这些线索还是玩的LP人比较有用,可以调整歌头的循轨角度、抗滑等参数;CD如果听起来歪了怎么办?明宪哥说他的话CD雷射头歪了,有这种情况,换了雷射头后药就病了,看来雷射头以后也要像唱头一样可调。

喇叭的装饰也决定了定位感的表现,不仅喇叭的内倾角(Toein)很多方面都需要尝试,甚至要注意仰角。由于一般很难处理仰角,似乎很少有人提到这方面。适当调整仰角,但通常更换垫材(如三角锥、木块和瓷杯)……等等)后角度又变了,让听众很难确定是材料还是角度的影响。

细节

在前表中,作者特别在定位感下增加了一个活弧,表明定位感是在寻找音场中的分析能力,而细节是指音符的分析能力。在作者的想法中,这个细节应该充满了整个音乐中的微小变化;然而,有很多系统充满了细节,但我根本感觉不到「变化」,似乎每一个细节都不是相互连贯的,这不是我想要的那种。

音场

请回忆一下现场音乐会的情况。每个音乐家或歌手都有一些小动作,比如弓的声音、翻谱和通风。这些声音虽然不是音乐的一部分,但不突兀;也许应该说,一个训练有素的音乐家不能让这些动作发出唐突的声音;那为什么有些音响系统特别容易找到这些声音却找不到音乐呢?

这可能太极端了。当然,细节越多越好。原因太多了,但笔者认为追求细节应该是追求细节「音乐中的细节」为了目标,而不仅仅是追求细节,也许前表中的名词也应该改变?

我急于得到一个名词来区分这两个细节……对了!

自然似乎离我们很远,我们还是谈谈分析吧!

解析力

一个真正有解折力的音响系统,似乎集定位感和细节于一体,不仅能听到,还能找到它的位置!比如音色波动,音量变化小;只有在这方面发展,才能满足奎生活感的要求。

透明度

透明度可以说是所有音场的表现。说实话,我不应该在意细节是否音乐化,因为音乐似乎不一定是透明度的成分之一,只要Hi-Fi,应该有透明度,但音乐的程度要高得多,应该放在层讨论